一湾海峡 万千友谊——厦大与台湾的校地情缘

时间:2020-10-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u003cp>\u003cstrong>一湾海峡 万千友谊\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  ——厦大与台湾的校地情缘\u003c/strong>\u003c/p>\u003cp>盛夏时节,宁靖洋的风经过台湾,穿过海峡,吹到厦大。\u003c/p>\u003cp>宝岛台湾,远古时期曾与大陆相连,后原由海面上升、地质转折,相连的陆地片面被占有,遂形成台湾海峡,展现台湾岛。虽隔海但不迢遥,台湾海峡最狭处仅130公里、最深处不过80米。纵然历史上台湾与大陆分分相符相符,但以人造桥梁的交去从未修整。\u003c/p>\u003cp>“校址当以厦门为最宜,而厦门地方尤以演武场附近山麓最佳,背山面海,坐北向南,风景秀气,地场通俗。” 1921年,在民族危难之间,怀抱“哺育为立国之本”的陈嘉庚在海峡西岸的福建,选定了厦门演武场,也是以前郑成功的练兵场,建首了百年学府——厦门大学。“海峡不是一把薄情刀,终会变成一座交流桥”。两地彼此命运周详相连,掀开这百年校地篇章,万千去来中的故事渊源浓重,万般不易间的情缘更是荡气回肠。\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A5DEB6DB8F44F5E056453DFC64DB4D14B9C60722_size274_w900_h338.jpeg" />\u003c/p>\u003cp>厦门大学思明校区俯瞰图。\u003c/p>\u003cp>\u003cstrong> 一方石锛,万年光景\u003c/strong>\u003c/p>\u003cp>厦大校园内、芙蓉湖畔旁,有栋嘉庚风格三层修建,白色花岗岩墙体、红色琉璃瓦,上书“厦门大学人类博物馆”。这是吾国首幼我类博物馆,被说相符国教科文结构收录为国际著名博物馆之一。馆中有七个展室一个碑廊,文物八千众件。其中有一块望似清淡的石头,名为“有段石锛”,采集地:“台湾”。\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1DDDC12F3B8D7FE8FE6A567DCF32637EE3FA094C_size216_w700_h35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0%;" />\u003c/p>\u003cp>采自台湾,现收藏于厦门大学人类博物馆(左图)的石锛(右图)。\u003c/p>\u003cp>“台湾之有石器时代遗物,余久已闻之,抵台后即仔细于此。台北市西北方之不都雅音山系产石之地,余曾数赴其处探寻,只得二块。”这是厦大首届学子、人类学家林惠祥1929年赴台采集文物时的记录。出生于泉州蚶江的林惠祥,其先祖在道光年间就赴台从事航海经商,后人众居于台湾鹿港街,至其父亲仍在台经营营业。此走林惠祥深入台湾高山族荟萃区,带回文物标本一百余件,写成《台湾番族之原首文化》一书,成为吾国首位编制钻研台湾高山族的学者。\u003c/p>\u003cp>此后林惠祥更是奔走于台湾、福建,以及新加坡、马来亚、菲律宾等地,“按照考古原料的实际构拟出来的现南岛语族的民族首源与迁徙路线”。在其遗作《中国东南区新石器文化特征之一: 有段石锛》中,林惠祥指出 “大体言之,大陆上的型式所以初级、中级阶段的为众,菲律宾、宁靖洋的以高级的为众,故答是大陆发生然后传于海岛”,揣度出台湾新石器文化来自夸陆,高山族先民主要是从大陆迁去。岁月失语,惟石能言。“人类学的主意之一,是人类历史的‘还原’。所谓‘还原’,便是把已经息灭或毁损的东西,重新构造使它回复原状……使吾们后来的人能够晓得正本的情况。”林惠祥所撰写的《文化人类学》是吾国第一部被列为大学通用教材的人类学专著,已被台北商务印书馆刊走至第八版。\u003c/p>\u003cp>岁月流转,至今仍在厦大的这方石锛穿梭了两岸万年渊源。\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纸家书,万分亲炎\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45年,台湾光复。\u003c/p>\u003cp>“吾们是带了一颗炎忱的心、学习的心、为台胞服务的心。”1947年,赴台做事的厦大校友黄子铮给母校寄信写到。\u003c/p>\u003cp>地缘相近、文化同根,光复后的台湾与厦大开启去来。厦大是最早招收台湾门生的高校之一,1946年至1949年间招收台湾门生近百名。台湾门生对厦大也青睐有加,第一批“台湾省升学腹地大学公费生”中,自愿选择厦大的最众。厦大卒业生也满腔亲炎赴台参与光复重修。据统计,1945-1949届厦大卒业生赴台300众人,占其卒业生总数近30%。稀奇是长汀时期的厦大学子,在交通、电力、电信、水利、哺育等方面成为了主干力量。至70年代,助力台湾跻身亚洲四幼龙的“十大建设”中,有六项由长汀厦大学子主办或参与主办。\u003c/p>\u003cp>台湾光复后,恢复交通成为千钧一发。厦大校友1945届杨廷英、尉迟铮,1948届叶燊、过鲍生都曾担任过台湾公路局主要负责人。过鲍生后行为规划设计行家,还全程参与了贯通台湾南北、从基隆至高雄、总长373公里的高速公路建设。\u003c/p>\u003cp>台湾光复前夕,岛内电力供答几近瘫痪,沦为“黑黑之岛”。来自厦大机电、会计、土木、数理等系共计39位校友先后加入台湾电力公司,辛勤“点亮”台湾。“诸学长所荟萃担任之做事,已把一电力公司之所有功能发挥尽致。”“从黑发到白发,一生与台电共成长”的1946届校友陈振华,后还负责核能发电厂创建。\u003c/p>\u003cp>在电信走业,台湾东西部电缆的贯通、台湾本岛与澎、金、马的海底电缆的铺设、乃至全岛电话的遍及……厦大校友也担当重任,其中金世增、杨肇凤、朱希曾、陈贞堃、陈玉开、刘诗华、黄扬、陈希杰,被台湾媒体称为“厦大八金刚”。\u003c/p>\u003cp>厦大卒业生还赴台参与兴修水利。其中,厉家睽推演出的计算洪水量公式,被称为厉氏台湾洪水公式,至今仍为台湾水利、农林、电力各界所采用。陈振安首创众栽施工手段,开台湾采用喷凝土于隧道之先河。\u003c/p>\u003cp>那时台湾师资特意紧缺,90余位厦大校友先后赴台从事哺育、文艺做事。其中,谢又华任台湾省哺育厅长,罗旭升任副厅长;39位厦大校友在大学任教,包括台湾东海大学文学院院长江举谦,台湾著名戏剧家、艺术学院戏剧学系主任姚一苇,台湾大学土木系教授卢衍祺等; 33位在中学做事,包括台中女中校长余丽华、屏东中私塾长钟治同、花莲中私塾长林民和、屏东一中校长郑亨不都雅、屏东二中校长华启球等。\u003c/p>\u003cp>此外,很众厦大校友还成为台湾工业、财金界的精英。沈觐泰成为台湾中油创首人,沈祖馨任台湾聚相符化学品公司总经理,章家资任台中港总工程师,徐人寿任基隆港务局局长,王俊二任基隆港务局高级主管,傅百屏任台湾省税务局局长,王逵九创设了高雄加工出口区,陈树勋、陈俊德协助建设了那时世界最先辈的连贯作业大炼钢厂……\u003c/p>\u003cp>黄子铮在信中写道:“吾们值得本身最大的安慰,那就是每个校友在各地做事,都给予当地的人民十二万分益感。台湾语是说‘有人气’‘风评益’‘真特出’。就这点望,能够说吾们仍一正本台的初衷,不受俗流所熏染。吾们能自喜欢,能喜欢人,吾们都深深地永久地切记着母校校训,吾们要将吾们的学识、经验、心理求到‘止于至善’。”\u003c/p>\u003cp>一纸家书,是厦大学子在台光复重修中的实干与追寻。\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个约定,万山无阻\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79年,《告台湾同胞书》发外,昭告大陆方面最先履走争夺故国和平同一的大政方针。\u003c/p>\u003cp>1980年,在厦大校园里,海内外第一个特意从事台湾钻研的学术机构——厦大台湾钻研所(后为厦大台湾钻研院)成立。其开创了众个第一:招收了第一批硕士钻研生,创办了第一份特意钻研台湾题目的学术刊物,成立大陆第一个特意钻研台湾的民间学术机构……\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EA9A9465B6983E6A8E0F95B892C4352AA35B44D8_size372_w700_h470.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7.14285714285714%;" />\u003c/p>\u003cp>厦门大学台湾钻研院。\u003c/p>\u003cp>1988年头,时任厦大台研所所长的陈孔立收到一封信,是从香港转来的台北“台湾史钻研会”的邀请信,他连忙用众年不必的繁体字抄写了论文,寄给香港的说相符人转送台北。抱着“试试望”的情感,陈孔立起程赴台。在香港中转时,他未被台湾相关方面准许入台。所幸论文已传真到台北,由台湾同走在会上代为宣读。台湾媒体以“陈孔立文到人不到,台海学术首开交流”为题报道,轰动暂时。后来,这个“只完善一半的学术交流”有了续篇。时任台湾史钻研会理事长王晓波到香港与陈孔立相见,两边约定在厦大再召开一次商议会。1988年8月,台湾20余位学者几经周折,终于荟萃厦大,成为两岸学者在大陆举走的首次学术交流运动。1992年6月,厦大五位学者杨国桢、陈支平、陈在正,陈国强、蒋炳钊赴台参加学术钻研会,台湾媒体称“大陆首批大周围的人文及社会科学家来访”。1992年11月,陈孔立等钻研两岸相关的学者首次组团赴台,跑遍全岛。\u003c/p>\u003cp>“第一次到宝岛台湾很激动,这一步也很艰难”。1991年,厦大校友、新华社记者范丽青成为首批赴台采访的两位大陆记者之一。“像大熊猫,行家都想望一眼,也像春燕,预示着飞过海峡,带来两岸交流的一个新的春天。”不只是后来成为国台办首位女消息说话人的范丽青,台盟中央主席、中国和平同一促进会会长张克辉,中科院院长、中国和平同一促进会会长卢嘉锡,海峡两岸相关协会副会长孙亚夫,还有众位中台办、国台办领导……许很众众的厦大人造推动两岸相关发展奔忙。\u003c/p>\u003cp>“贵吾两校今后在学术交流方面,期待早日伸开,相互切磋,共谋挺进,诚后生学子之幸也。”1995年4月,在淡江大私塾长这封来信之后,《厦大与淡江大学学术交流制定书》在台签定,开创了两岸校际交流配相符的先河。现在,厦大已和台湾33所院校开展校际配相符,每年有1000众名师生赴台开展互访交流配相符,形成了“山海论坛”“海峡两岸大门生闽南文化研习炎天营”“海峡两岸大门生口译大赛”“海峡两岸大门生华语影像联展”等一批品牌运动。厦大也是大陆对台招生最为活跃且招收台生人数最众的高校之一,本着“保证质量、视同一致、正当照顾”的原则,对台湾门生履走趋夹杂管理,现在共有台湾学历生近500名。厦大也积极延揽台湾特出人才来校做事,聘有台湾籍教师43人,包括全职教师25人、非全职教师18人。全校每年邀请台湾学者开设讲座超150场次。\u003c/p>\u003cp>“那时福建经济还相对比较落后,想要吸引台商过来,除了改善投资硬环境和政策优惠外,还能够经历竖立产业链来吸引他们……习近平同志赞许吾的不都雅点,说这个偏见不错,要考虑在内。”厦大台湾钻研院学者李非回忆首2000年行为福建省人民当局行家询问构成员,与时任福建省主要领导习近平同志交流对台议题的情形。2020年厦大台湾钻研院迎来了四十周年院庆,自成立以来,钻研院深耕对台钻研,出版学术专著300众部,发外学术论文3000众篇;承担国家级宏大项现在十众项,重点项现在和清淡项现在近百项,获特出科研收获奖300众项,在哺育部文科重点钻研基地的评比中两次获“特出”,并入选“中国中央智库”。2014年,由厦大牵头成立的两岸相关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央入选国家级“2011计划”。厦大积极与台湾高校、院所说相符开展学术科研运动,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两岸项现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促进海峡两岸科技配相符基金竖立以来,厦大与台湾科研人员共获得制定项现在和重点声援项现在42项,资助经费9600万余元。\u003c/p>\u003cp>一个约定,无惧万水千山所阻。\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一场团聚,万般蜜意\u003c/strong>\u003c/p>\u003cp>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u003c/p>\u003cp>吾在这头\u003c/p>\u003cp>大陆在那头\u003c/p>\u003cp>20世纪70年代,厦大1948届校友余光中这首《乡愁》传遍两岸。“自从1949年7月的一个炎天,吾在厦门的码头随母亲登上去香港的轮船(隔年迂回到台湾),此生就注定了半世纪之久不重逢大陆。”余光中回忆首那时的情境,“怎料得到,那时回顾船尾,落到茫茫的程度线后的,不仅是一屿鼓浪,而是厚载总共的神州……”同余光中相通,很众厦大学子在年少登上那艘船时,不曾想到回程竟不知归期。\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90E5659BF23A25B24D82E5C105028981199881C_size韩国日本一级猛片_w504_h378.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5%;" />\u003c/p>\u003cp>2006年,余光中(左)在厦门大学团聚老校友。\u003c/p>\u003cp>同为厦大学子的兄弟俩黄典诚、黄典权就不曾想到,再次相见是在四十年后。1988年,著名说话学家、厦大教授黄典诚受邀赴港讲学,得知时为台湾成功大学教授的胞弟黄典权也将赴港。黄典诚立刻特意赶回家乡漳州,装上一瓶九龙江水。兄弟相见,万分动容,抱头哀哭。哭罢,黄典诚从怀中取出故乡水,黄典权一饮而尽。临别时,黄典诚作诗《在港送弟》:“论切言翻茶润湿,思亲忆旧泪滂沱。明朝鼓翅高飞去,后会答于淡水河。”只是黄典权终其一生也没回过大陆。临终前一个月,正遇厦大杨国祯诸教授访台,黄典权将本身收藏的台湾古地图托付其转赠母校。\u003c/p>\u003cp>1987年11月,两岸阻隔状态终结后,厦大1948届校友周詠棠第暂时间踏上了回母校的路途。谁人刚卒业就赴台的幼伙子,从台湾油厂下层人员做首,后来升至益来化工厂厂长,现在已是耄耋老人。忆去昔,周詠棠说首了读书时每周一周会都要唱的校歌,至今仍稀奇有感于其中的“知无央”“喜欢无疆”。95周年校庆时,他与22位平均年龄89岁的校友见证了校歌石的揭幕。“很众人都问为什么那么喜欢本身的母校?吾通知他们,厦大不仅教门生念书,还教门生做人。”周詠棠数次为厦大捐款,他说:“人在天国,钱在厦大。”\u003c/p>\u003cp>厦大机电系首届学子、萨本栋校长门生何宜慈,后筹划创办了台湾新竹科技园,成为“台湾硅谷之父”。两岸破冰后,他频赴大陆积极推进北京中关村、厦门火炬园等高新科技园区的发展,与校友们共同筹设了萨本栋哺育科研基金会及萨本栋微米纳米科学技术钻研院。正如1948届校友苏林华在祝贺厦大校长萨本栋百岁诞辰时所说:“‘厦大在长汀’的学子们,今日均已年逾古稀,但并未使萨公死心,不息追随着时代巨轮,向前迈进,有一分光,发一分炎。”\u003c/p>\u003cp>一场团聚,跨过了海峡,永恒了蜜意。\u003c/p>\u003cp>\u003cstrong>  而异日\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  乡愁是一道长长的桥梁\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  你来这头\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  吾去那头!\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这是余光中后来续写的《乡愁》第五段。这一湾浅浅的海峡,纵有众少哀欢离相符,终会抹平。永恒的是在那来来往往中,汇聚成的人情暖流,如石刻般在岁月的冲刷下留存,不息延绵着这浓重的百年校地友谊。\u003c/p>\u003cp>(陈文、陈梦、黄伟彬)\u003c/p>